当前位置:创富图库论坛 > 圣赫勒拿 >

最大规模拿破仑藏品展即将亮相魔都

  1821年5月5日,年仅52岁的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病逝。在生前最后五年,拿破仑无需英国军官跟随可以自由活动的范围,被限定在周界约12英里的三角形地带。身边只有四名官员、十二位侍从、一位医生。

  对于这位征战世界、称霸一方的帝王来说,被流放的这五年是他一生中最失落的时期,他不仅受困于多年战争所带来的疾病,更受困于地位落差、毫无自由的环境。而更根本性的失落,既来自于两个地方、两个时代的寂寞与喧哗的对比,也来自于他一生的自我迷恋所带来的苦果。

  拿破仑被迫再次退位后,法国已无他的安身之地。他的哥哥约瑟夫曾帮助他策划出逃美国,但拿破仑没有采纳这一主张,最后他不得不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他 20 年来的宿敌——英国人的慈悲上。

  《拿破仑加冕礼》 43x57.5cm 布面油画 雅克-路易·大卫 创作于1804年 图片来源于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7月13日,拿破仑口授了下面的信,由古尔戈送去给英国摄政王: “鉴于内有党派纷争之患,外有欧洲列强与我为敌,我决意结束政治生涯,并一如提米斯托克里斯,投奔托庇,仰贵国人民幸予容纳。我祈求殿下同意,俾我身受贵国法律保护,因敌对者之中,以殿下为最强,最守信义,且亦最为宽厚。”

  7 月 14 日,古尔戈和拉斯卡斯带着这封信上了英舰“伯雷勒芬”号。舰长梅特兰当即保证把拿破仑送到英国,让古尔戈乘“斯莱尼”号先行; 但又明确表示,这位前皇帝将完全由英国政府处置。

  15 日上午,拿破仑一行人上了“伯雷勒芬”号舰艇。该舰奉命驶往普列利斯待命。7月31日上午,英国海军部官员亨利·邦伯里爵士和普利茅斯海军基地司令长官基思勋爵向他递交了英国政府的书面决定,内称:为防止欧洲和平再受扰乱,决定限制他的自由,“至何程度,视需要而定,务必达到上述首要目的”;同时,决定以圣赫勒拿岛为其居留地,因该岛既有益健康,较其他地方更可以实行较小程度的限制。

  《拿破仑半身像》 54x50x68 cm 大理石基座石膏半身像 让•安东尼•乌东(Jean-Antoine Houdon) 创作于1804年 图片来源于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对这个决定,拿破仑提出过强烈抗议,他声明自己并非战俘,而是“经与舰长事先磋商”,作为乘客,坐“伯雷勒芬”号前来的。他要求获得英国公民的权利。并愿在远离海滨的乡间住宅定居,到圣赫勒拿岛去,无异于是宣判他的死刑⋯⋯拿破仑虽提出了这番抗议,但他也明白, 英国人是决不会给他另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的。甚至当他还被流放在厄尔巴岛的时候,他说曾得到这样的报告,说他的敌人们正在维也纳开会, 考虑把他流放到一个更遥远的海岛去,当时就已经提到了圣赫勒拿岛的名字。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804 年,正当拿破仑处于他的权力的最高峰的时候,他也曾考虑过,要派遣一支海军远征队去占领这座圣赫勒拿岛。“占领这个目标需要 1200 至 1500 人”,他这样估计道。如今,英国人为了看守他,却派出了比他原来的计划多一倍以上的兵力。

  拿破仑发过一通脾气之后,很快又控制了自己的感情。他对放弃到美国去的计划,也不觉得后悔。英国人已经告诉了他在这次流放中,最多只能带 3 名官员和 12 名侍者同行。结果,他挑选了贝特朗、蒙托隆、 拉斯卡斯以及古尔戈4名官员,其中拉斯卡斯是一个新来的人,出身于一个旧贵族的家庭。他有两样有用的资本,一是英语说得流利,一是文章写得好。他们要在一起撰写一部回忆录。12 名侍从以路易·马尔商为首。此外,拿破仑还挑选了一位医生,他是“伯雷勒芬”号舰上的医生,叫巴利·奥默阿拉,是一位天主教徒,24岁,拿破仑在舰上和他混熟了,奥默阿拉接受了拿破仑的邀请,愿意跟他到圣赫勒拿岛去。英国人对此也觉得很满意:这个医生,在拿破仑的流放生涯中,正可以起一个坐探的作用。 8 月 7 日,拿破仑带着他这个经过压缩的由 27 人组成的奇形怪状的混杂班子,从“伯雷勒芬”号换乘了一艘新船“诺桑伯伯兰”号,向圣赫勒拿岛驶去。

  海军少将科伯恩首先上岸,过了几个钟头,他便带着海岛的总督马克·威尔克斯上校登舰,在军官休息室里会见了拿破仑。威尔克斯的态度平易而谦和,因为他的职务将被科伯恩所代替,所以他的谈话很随便,和拿破仑谈得很投机。拿破仑就像平时说话那样,连珠炮似地向他询问这座他已统治了两年的海岛的各种情况,很快就掌握了他将被隔离的这座海岛的完整的资料:圣赫勒拿岛是1502年由葡萄牙人发现并占有的,现在则归英国东印度公司管理。它距离南非的开普敦1750英里,距离南美洲1800 英里,距离英国4000英里,离它最近的陆地,是 700 英里外的亚森欧岛——也是空阔的大西洋上另一个属于英国的火山岩小岛。不说也可明白,圣赫勒拿岛这种孤立的位置,正是英国人所以选中它作为拿破仑的第二个流放地的理由。

  皇帝的帽子(夏季款式) 18x51x23cm 毛毡质地 御用帽匠波帕德打造 1805年左右 图片来源于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岛上住着些什么人呢?威尔克斯解释道,这个小岛只有10英里长,7英里宽,有居民4000人,其中包括1000名英军。现在,亏拿破仑的到来,驻军的人数增加到3倍。在那些居民中,欧洲人不到800人,其余的都是黑人、中国人和东印度水手,而黑人中有四分之三是奴隶。

  当威尔克斯和拿破仑正在舰上的休息室里讨论当地的居民情况时,岛上的居民们,也在随着等待诺桑伯兰号的到来而与日俱增。他们的心情是好奇而又恐惧,因为拿破仑的名气,像远方的雷声一样传到他们的耳里,给他们形成的却是一个传奇式的,比实际大大失真了的可怕的形象。他被称为“蜂妖”,保姆在孩子不听话时,就拿“蜂妖”这个名字 来吓唬他们。过了两天,拿破仑终于乘着一条小船登了岸,当时已是傍晚,有许多岛民举着灯笼,都想看看他的容貌,但是他们失望了,因为天色太黑。

  拿破仑在岛上的最初一个多月里,住在一所名叫“荆园”的小别墅里。在那里,他上午口授回忆录,由拉斯卡斯或古尔戈记下来,晚上则经常与邻居巴尔科姆一家共同进餐和消磨就寝前的时光。巴尔科姆先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商人,奉命为拿破仑一伙人经办膳食,夫妇俩殷勤好客,两个女儿,一个 15 岁,一个 14 岁,经常和拿破仑玩“惠斯特”牌,或向他提些稚气十足的问题,这使他晚上过得颇为愉快。

  杜伊勒里宫王座室的扶手椅 高100 cm、宽55 cm 木与丝质 乔治·雅各布制作

  其他方面,“荆园”的日子是沉闷单调的,住得又不够宽敞,拿破仑因此向科伯恩大发牢骚。一个多月后,拿破仑搬进了一所名叫“长村”的新住宅。新住宅有5个房间归拿破仑用,3 间归蒙托隆一家,2 间归拉斯卡斯父子,还有一间给古尔戈。房子坐落在海拔 1730 英尺的高地上,空气清爽,在这块点缀着桉树的平地另一边,延伸着宽达一英里半的跑马场。

  在新居所,拿破仑无需英国军官跟随可以自由活动的范围,被限定在周界约12英里的三角形地带。他要走出这个范围时,就必须回到这个范围之内。拿破仑一伙的来往信件都必须由代总督审查。由于科伯恩的监护严密,拿破仑与这位代总督的关系很不融洽。过了不久, 1816 年 4 月 14 日,新总督赫德森·洛爵士抵达圣赫勒拿岛,接管了科伯恩和威尔克斯两人行使的权力。这位新总督上任后,对拿破仑管护的措施更为严密,拿破仑为此对新总督充满了憎恨。随着长年累月日复一日的时间推移,拿破仑一伙人的生活越来越暗淡。他身边的人,有好几位耐不住寂寞苦楚,终于离他而去。拉斯卡斯最先离开,他回到法国后,把自己的《回忆录》和日记作了一番精心整理,结果捞了一笔丰厚的稿酬。第二个走的是古尔戈,再接着是医官奥默阿拉等人。拿破仑的生活慢慢变 得单调而又乏味,他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并且经常患起病来。

  在圣赫勒拿岛,拿破仑在仅仅渡过 5 年多的时光之后,便于 1821 年 5 月 5 日病逝了。死前的拿破仑,就交代医生对自己进行解剖。因为,他一直怀疑有人谋害于他。最终,在手术刀下,拿破仑体无完肤。当然也证明了他确实是因为有人在食物里投砷这种毒品而死亡的事实。

  拿破仑·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作为18世纪法国大革命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在象征着自由、平等、民主的法国反封建革命浪潮中,以其耀眼的军事天才和非凡的个人魅力、杰出的领导才能,从科西嘉小岛上没落的贵族一跃成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的君主,多次击退由英国、俄国、普鲁士等组成的反法同盟;统治期间使得帝国民生得到改善并扩大了帝国版图;颁布了影响至今的《拿破仑法典》——从政治、民事、商业和婚姻等方面确立了现代法律体系的范本。拿破仑的神话不仅是其作为一代枭雄的个人传奇,他的深远影响更体现在至今萦绕法国人民心中的法兰西雄鹰般风采。

  拿破仑法典 38.9x54.6cm 木与丝质 1802年 图片来源于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将于10月27日,携手法国沙朗颂收藏(Chalencon Collection),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理事会理事长沈其斌和曾任枫丹白露宫馆长的全球拿破仑权威专家伯纳德·谢瓦利耶(Dr. Bernard Chevallier)博士联合策展,为公众带来“拿破仑”特展。展览围绕拿破仑从科西嘉岛的少年到法国加冕称帝、再到流放圣赫勒那岛这50余年跨度的传奇人生,他与两任妻子——约瑟芬·博阿尔内(Joséphine de Beauharnais)、玛丽·路易丝(Maria Luise von Österreich)的情感与婚姻,以及强烈比照的当代艺术家作品拉开叙事,全面呈现拿破仑跌宕激昂的人生经历、其多样而真实的生活面貌。展品包括为拿破仑创作的绘画/雕塑、拿破仑珍贵手稿、文书、贴身服饰、贵重饰品、军旅用品及家具、日用品等“重头”文物,总数多达185件,是目前为止在上海展出的最大规模拿破仑藏品展览。

  展品中的亮点包括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新古典主义艺术大师、《马拉之死》的作者,乌东(Jean Antonie Houdon)——为伏尔泰、富兰克林等人造像的雕塑大师,格罗斯(Antoine-Jean Gros)——著名古典主义历史画家,杰拉德(Francois Gérard)——大卫的出色学生、新古典主义绘画的杰出代表等人以拿破仑为主人公的绘画与雕塑作品,举世皆知的拿破仑式帽子、与第一任妻子约瑟芬的结婚证书和婚姻废止书、1802年版《拿破仑法典》、拿破仑军旅生涯中的行军床等珍贵文物,以及拿破仑御用珠宝商Chaumet创始人玛莉•艾虔•尼铎(Marie-Etienne Nitot)为其特别定制的珍贵珠宝首饰、法国国瓷塞弗尔(Sèvres)为其打造的精美瓷器、餐具等等。

  教皇庇护七世授予拿破仑的加冕礼戒指 周长63mm、净重6g 黄金和蓝宝石 1804年 图片来源于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联合策展人伯纳德·谢瓦利耶(Dr. Bernard Chevallier)博士,获国家荣誉骑士勋章和法国艺术及文学司令勋章,曾于1973-1980年担任枫丹白露宫国家博物馆馆长,并在美国、日本、德国、加拿大、台湾、香港和韩国举办了众多超过两百万参观者的拿破仑、约瑟芬和第一帝国的海外展览,个人出版了多部关于拿破仑和约瑟芬的学术专著;联合策展人沈其斌,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创始馆长、现任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理事会理事长,艺术思想传播者、知名策展人、评论家、艺术家,曾策划上百场艺术展览,编辑出版过上百本画册,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者;展品的提供者,皮埃尔·让·沙朗颂(Pierre Jean Chalencon)是法国家喻户晓的艺术大咖,拥有非凡的文物鉴赏眼力和品位,频繁活跃于网络和电视媒体中。他从17岁开始收藏与拿破仑相关的物品,是拿破仑收藏史上的传奇人物,迄今为止已收藏超过1500件拿破仑文物,许多藏品被借展到世界各地的博物馆。

  拿破仑·波拿巴14岁时的亲笔信 30x30cm 水墨纸本 1784年 图片来源于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展览将分为五个展区,依次为“一代枭雄”“荣耀传奇”“浪漫现实”“历史回眸”和“家族荣光”,并加入现场新媒体装置和创意舞台式布景及乐高元素,融入当代艺术家与拿破仑主题相呼应的作品,以冲突、对比、反衬为基调,通过传统文物与当代艺术的并置,在一场跨越时空的宏大对话中呈现与解读拿破仑形象的建构与解构,以及存在于拿破仑自身和其政治、情感、家庭经历中的激情与理性、崇高与荒谬的对立,呈现拿破仑作为一个人格丰富而饱满的人物。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作为一座综合型的公益美术馆,以跨学科、跨媒介、跨地域的身份界定试图打破不同文化间的壁垒而实现“古今中外艺术的融合”。此次的“拿破仑”特展,用当下视角来审视传统,从两百年前拿破仑所处的从封建君主制到资产阶级民主化过渡的时代巨变,到21世纪之初全球化、扁平化、多元化的信息浪潮,中国当代艺术家们以当代视角、中国语境来审视拿破仑,和这些藏品展开丰富的对话——同时也是喜玛拉雅美术馆的学术态度。“拿破仑”力求在当今多元价值观并行的时代现状,在认知失调的浮躁和虚弱、疲软中再次呼唤属于这个时代的英雄气质。一千位观众心中将有一千个拿破仑,每一个微小个体也将在无限分众和细化的社会链条当中,尝试一次对于超越自我、重塑命运和最终回归真我的巡礼。

  开幕巨惠票:50元/张,数量有限,欲购从速。仅限于开展前三天(10月27日-29日)使用

  早鸟预售票:100元/张(原价120元通票);60元/张(原价80元工作日票)

  注:10月30日因内部活动展馆下午不对外开放,最晚入馆时间:14:00;当天需在15:00前离场。

http://mtl-co.net/shenghelena/963.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5-21??【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