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富图库论坛 > 留尼旺 >

留尼旺岛——留下来你就“旺盛”

  在印度洋上的马达加斯加和毛里求斯两个岛的夹缝中,隐藏着一个名叫留尼旺(Réunion)的小岛。此岛面积虽小,但它不仅拥有包括火山、冰斗和峭壁在内的独特景观,而且是一个多文化、多民族的“联合”之岛,就连岛名也同样妙趣横生,“留尼旺”——留下来你就“旺盛”。

  △留尼旺岛位于印度洋上马达加斯加和毛里求斯两个岛的夹缝中。该岛拥有包括火山、冰斗和峭壁在内的独特地质景观,当然蔚蓝的大海也是吸引人们来此休闲度假的原因之一。

  即使你拿着放大镜,在世界地图上仔细寻找,也未必能准确找到这个面积仅有2512平方公里的小岛,但千万别小看这个位于印度洋上马达加斯加和毛里求斯两个岛的夹缝中的留尼旺岛。虽然该岛面积小,但它却拥有包括火山、冰斗和峭壁在内的独特地质景观。2010年,占地面积达全岛面积42%的留尼旺国家公园就因此被列入了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17世纪60年代,法国在留尼旺建立航海站并移入大批奴隶。1848年9月,这里正式定名为留尼旺岛(Réunion)。1946年3月,留尼旺岛成为法国的一个“海外省”并延续至今,成为有“小欧洲”之称的度假胜地。岛上居民大都是在不同的殖民时期,分别从非洲、印度和阿拉伯地区,以及临近的马达加斯加岛来到此地的不同国家和民族的移民。欧洲人在此登陆后,也为这个小岛带来了浓厚的欧洲文化气息。

  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身上流着不同民族的血液,甚至拥有迥然相异的信仰(岛上共有288座天主教堂,14座伊斯兰清线万人就像一个大家庭,温暖且和睦相融。从这个角度来说,留尼旺岛真的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联合”之岛(法语“Réunion”意为“联合”)。更有趣的是,早先到此的中国福建人用法语“Réunion”的谐音“留你旺”来称呼该岛,才最终演变出了如今的中文岛名——留尼旺。

  这个形似“长寿龟”的留尼旺岛,形成于300多万年前的海底火山喷发。如今,这座小岛依然拥有两座火山,它们分别是留尼旺火山和福奈斯火山。其中,留尼旺火山是一座几千万年前从海底腾空迸发的“内日峰”,海拔3071米。看上去气势磅礴,但近期比较沉默。另一座是海拔2631米的福奈斯火山,这座“年轻气盛”的火山大约形成于53万年前,从1640年开始至今,已经喷发了174次,被当地人视为“脾气暴躁”的家伙。

  △留尼旺岛的面积仅有2512平方公里,但岛上却拥有两座火山。在火山爆发后,冷却的岩浆覆盖了马路。

  福奈斯火山最近一次喷发,是在2007年4月。当时,火山喷发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许多人眼看着火浪伴着岩浆,顺着山势层层蔓延,穿过森林,一路冲向大海。光芒四射的火焰,照亮了几乎半个小岛。正因为它的活跃与凶猛,福奈斯火山与夏威夷的基劳维亚火山、西西里岛的埃特纳火山、斯特龙博利火山并称为世界上最活跃的四大火山。

  在与火山亲密接触之前,我总将它想象得过于火热,觉得一旦靠近火山,势必有纵身火海的感觉。然而,当我沿着5号森林公路进入博尔穆拉村时,却瞬间有了置身荒凉戈壁的感觉。当我来到足以遥望火山的路边观景处时,看到的却是一片荒芜的开阔地,两头的山峦被一条人工修筑的土路连接成了一个“工”字形,“工”的两侧是一望无际的岩石,偶尔能在岩石的夹缝中发现一两棵绿色小草。这就是岩浆顺流而过之后的土壤,此刻这里竟如此沉寂,丝毫感受不到想象中的汹涌喷薄之势。

  △烟雾弥漫的火山口。火山喷发所带来的极富营养的火山灰质土壤,滋养了小岛上丰富的植被。

  据当地人说,火山喷发时,山涧曾出现几十米乃至几百米的大裂缝,火山喷发会持续几分钟乃至几小时,甚至几十天。火山熔岩大都集中在一点或几点向上持续喷发,岩浆从喷发处断断续续地涌出,并沿着山坡向下倾泻,如河水般流动着,俨然形成了一条红河谷。岩浆会摧毁大面积的森林,岛上东部沿海的公路也经常被岩浆阻断。当滚烫的岩浆和空气接触后便会凝结落地,堆积起来,形成当地人称为“山顶”的火山渣锥。火山爆发还成就了玛法特、锡拉奥和萨拉济三个冰斗,成为当地独特的地质景观。

  在岛上,历年火山喷发的岩浆冷却后形成的黑色岩石随处可见,但火山喷发所带来的极富营养的火山灰质土壤,会使得新鲜的植被迅速萌发,这些略显荒芜的地方过不了几年就会重新恢复原先的勃勃生机。

  虽然这座由火山喷发而形成的岛屿面积非常小,乘汽车沿海岸线兜上一圈不过四五个小时,但是却汇聚了亚非欧三大洲的移民,其中也不乏华人的身影。在留尼旺岛的市区内,有一座被称为“活着的古迹”的老宅子,与岛上的其他房屋不同,如果要想修整这座老宅,哪怕只是重新粉刷墙壁,也必须得到政府的允许并在专业技术人员的监督之下才能开工。因为这座建于1785年的老宅,已经被留尼旺政府列为需要重点保护的文化遗产了。

  △在留尼旺岛的市区内,有一座被称为“活着的古迹”的老宅子。这座老宅建于1785年,上图为该建筑物的老照片。

  与山上那些豪宅相比,这座老宅略显陈旧,但那不大的院落花园里,鲜活的植物、幽静的青石小径、门前两尊中国式石狮,除了映衬出主人内心厚重的积淀外,似乎也透露出宅子主人从何而来的秘密。在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我走进了这所老宅,去探访它的主人、老华侨霍明祥先生。霍先生自豪地告诉我,自他父亲1952年从留尼旺一个没落贵族手里买下这栋房子后,霍家先后四代人已经在此生活了60多年。正是这座饱经沧桑的古老宅院,见证了霍家祖辈移民之路的困苦与艰辛。

  上世纪20年代,霍先生祖父的丝绸厂破产,国内军阀混战、经济萧条。霍先生的父亲霍长仪不得不背井离乡,于1927年前往留尼旺,与已经来到此地谋生的其他5个兄弟会合,当时霍长仪只有15岁,是七兄弟中最小的一个。此前,中国人对留尼旺岛知之甚少,只知道它叫“波旁岛”或者“波旁埠”,但事实上这个岛名还是路易十六时代所用的。因此,霍长仪的兄弟们起初以为是要去一个天堂般的岛屿,直到船靠岸后才发现这里不过是巴掌大点的留尼旺岛。

  殖民地时代的留尼旺对外国人的宽容度极低,他们没有社会保障、工资保证,而且每年必须更新居留证。中国人在这里处处谨慎小心,稍有差错就会受到当局的严厉惩治,政府甚至可以以任何理由拒绝颁发居留证,并于7天内将这些人遣送回国。

  起初霍长仪与许多初来乍到的移民一样,在商店里做伙计:每天早上4点起床,晚上10点才能睡觉,每周7天不能歇班,一年中唯有到了春节才能有一天休息日。直到1936年,霍长仪才有了一点小积蓄。他回到祖国,迎娶了广东佛山附近一家五金店老板的女儿。1949年年底,霍长仪总算有了出头之日,从一个贫穷的移民者,变成了从事进口贸易的大批发商,当时,这些批发商们被人们称为“大手”。“大手”成为岛上500多家中国商店的供应商,批发的商品五花八门,生意越做越火。

  △老宅不大的花园里,幽静的青石小径、门前的中国式石狮,无一不映衬出主人内心深厚的积淀与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

  至此之后,霍家不仅改善了基本的物质生活,更重要的是,孩子们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去海外求学,实现自己内心的梦想。虽说留尼旺的第一代华人大都以经商的方式谋生,但生活条件改善后,许多华人家庭并不鼓励后代做生意,而是将他们送到法国本土念书,之后找一份像公务员、医生、会计、律师那样体面又稳定的工作,不用再像父辈那样辛苦地为生计奔波。1947年在留尼旺出生的霍明祥先生,就曾在法国图卢兹求学6年,在法国本土当了3年教师后,回到留尼旺做医生。如今留尼旺像他这样的华人医生有200多名,占全岛医生总数的十分之一。

  在留尼旺岛上,除了占总人口数约5%的华人之外,还有马达加斯加人、非洲人、欧洲人、印度人和克里奥人。由于克里奥人来到该岛的时间较早,而岛上又没有纯粹的土著人,因此,克里奥人就被视为纯正的岛上人了。我特意拜访了岛上的两家克里奥人,帕特里克·方丹(Patrick Fontaine)夫妇和帕尔卡德·丹妮娜(Plcard Daniella)一家。

  △在帕特里克·方丹夫妇的植物园中有许多奇花异草,因形似中国的鞭炮而得名的鞭炮花就是其中之一。

  方丹夫妇经营一家植物园。他们开发了20公顷土地,种植了约1500种植物,其中220种是这里土生土长、在外界看来绝对稀有的植物。据帕特里克·方丹介绍,各国的火山都会因面积大小、物质组成和自然条件的差别,拥有不同性质的土壤,不是所有的火山岩下都会形成丰厚的特殊土壤。而留尼旺岛很幸运,它属于马斯克林群岛,因海底火山喷发形成了几千米厚的玄武岩沉积层,经过漫长的风化侵蚀,岛上岩石破碎并逐步土壤化,因此,它的土壤具有比较特别的营养。

  植物园里的小路两旁,不断出现红色妖艳的、黄色奔放的、紫色高傲的花朵,怪异的红色香蕉、红色菠萝,还有黑色蝙蝠状的植物。火山和鲜花,一个是灾难的毁灭,一个是希望的迸发。在这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交织在一起,共同孕育出了别样的风景。

  相较之下,帕尔卡德·丹妮娜一家较为拮据,家中共有4口人:帕尔卡德·丹妮娜与她的丈夫、女儿和儿子,丹妮娜靠做钟点工谋生。但这对收入不高,也没条件外出旅行的夫妻,却有着一个特殊的爱好——收藏世界各地的酒。10年前,他们开始拜托亲戚、朋友在外出旅行时帮忙带回来一些小瓶装的酒。由于他们人缘好,但凡认识他们的人,只要有机会出行,都会为他们带回一些来作为礼物。渐渐地,他们的藏酒品种越来越多。丹妮娜说,目前他们仅70平方米的家中,已经收藏有来自世界各地的5000多瓶酒。

  这就是一个普通克里奥家庭的生活情趣。尽管几代人生活在被火山灰包围的环境中,而且还要面对诸如因火山爆发所造成的举家迁移等困境,但他们依然没有哀苦、没有抱怨,不在攀比中生活。他们全家都以家族几代人伴着火山成长为荣。他们说:“我们的生命力一定比其他人要顽强,你看我们的生命之火怎么烧都烧不灭,家族反而越来越兴旺了。”

  △喜欢聚居在高山上的留尼旺人,靠耕种农作物或培育蔬果谋生。具有特殊营养的土壤不仅滋养了岛上的植被,也滋养了在这里生活的人。

  加拿大北极圈里的小村庄伊格卢利克常年冰雪纷飞,寒冷彻骨,居住在此的多数因纽特人依旧秉承着本族群传统的生活习性,利用当地资源狩猎捕食,御寒取暖。但随着越来越多外来文化的浸透,年轻一辈的因纽特人开始逐渐接受一种与之大相径庭的生活方式。

  地处南疆、连接欧亚的喀什被誉为中国最具“异域风情”的城市。浓郁的西域文化和淳朴的民俗让人仿佛置身于时空隧道,但文化和语言差异也使拍摄时常伴随着尴尬与质疑……清冷的新月和炙热的土地交织在一起,喀什,应该是一个能在年老之时给我带来无限回忆的地方。

http://mtl-co.net/liuniwang/1083.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5-29??【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