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富图库论坛 > 留尼旺 >

在莫桑比克见证一段岛的进化

  从奴隶制到可持续旅游,一度蛮荒的莫桑比克奎林巴斯群岛重新了焕发勃勃生机。

  退去的潮汐放开了对红树林的拥抱。这时,Martine Maculuve开始准备出门拾海鲜。黎明的时候,尖刀、塑料桶和能够保护双脚不被海胆和蛏子扎伤的厚底男鞋都摆在珊瑚墙壁房子的门口,准备周全。她往自己的脸上抹了厚厚的植物油膏,以免白天的烈日灼伤皮肤,接着就径直朝宽阔无际的海滩走去。

  Arimba岛是莫桑比克北部奎林巴斯群岛的其中一员,岛上的居民完全沿用大自然的作息表。潮退而出,潮涨而归。女人们每天打到的海鲜食物勉强够自己村子的人填饱肚子。乘着小小的木帆船到大海更远处的男人们,会带回海鱼和章鱼到当地集市去卖。虽然日子辛苦,过一天算一天,但Maculuve依然抱着一颗乐观的心。

  “凡事都不容易,”刚刚沿海滨的淤泥走回来的她用不太流利的葡萄牙语对我说:“吃的东西还算够,我们也会尽量互相帮助。最主要的问题是教育和健康——需要更好的学校,诊所也离得太远。不过,岛上开始有游客了,我们可以卖鱼给他们,向他们展示本地文化。这能带来一些收入。”

  奎林巴斯群岛的32座原生态珊瑚岛和小岛位于莫桑比克的海岸线公里,一直到坦桑尼亚边界。这里有着迷人的美丽,已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靠近海岸的地方生长着某些世界上最珍贵的珊瑚品种,深海处则居住着海豚、鲸鱼、海龟和形形色色的其他海洋生物。2002年,最南边的11座岛屿宣布成立为一个国家公园。由于历史原因,奎林巴斯是一个汇集非洲、葡萄牙和阿拉伯文化的大熔炉。过去,香料、象牙和奴隶贸易为这里奠定了财富基础,但是1975年葡萄牙人在一夜之间撤离后,当地人口骤然下降。长达15年的内战接踵而至,对莫桑比克的经济造成严重打击,旅游业完全停摆。直到今天,旅游业才渐有起色。风景壮丽的奎林巴斯群岛极可能会对莫桑比克旅游业的复苏带来至关重要的影响。Ibo岛的人口曾经从世纪之交的37,000人下降至2006年的3,500人,现在他们正积极努力吸引度假客,刺激当地经济。

  占据奎林巴斯群岛中心位置这一有利地形的Ibo岛,几个世纪来都是这个充分享受阳光滋润的地方最繁荣的商贸中心之一。废弃了的五彩葡式房屋仍然站立在街道上,被阳光晒褪色的百叶窗在海风的吹拂下轻轻摆动。残破的墙上爬着美丽的九重葛花,生锈得厉害的铁框上还有不肯掉落的油漆。有的地方整片屋顶都塌了,无花果树的树顶就从腐烂的大洞露出来。天主教堂里常来常往的就是在那里安家落户的果蝠。Kevin Record是一位津巴布韦商人,1994年初次来到Ibo岛,他就爱上了这里。1999年他和妻子开始收购海滨地区的房产和土地,2006年末,一幢殖民时期的建筑经过大型整修后取名Ibo Island Lodge开业迎宾。它很快成为了岛上旅游产业的主心骨,让40个Ibo岛居民有了全职工作。“我们对Ibo的投资获得了良好的反馈,”Record说。“岛民们认为我们的旅店正在帮助转变当地经济。估计日常运营可以让近一半的岛民获益。”“除了钓鱼,奎林巴斯群岛的居民们真的没什么其他事可做,”Margaret Rose补充道。她是非政府组织Technoserve的项目总监,他们在2006年对Ibo进行了社会经济方面的研究。“公共部门的工作甚少,而当下旅游业的兴旺发展第一次让那么多人体验到了超越填饱肚子的生存方式。”

  砰,砰,砰。有人在使劲用凿子铲除停在岸上的帆船身上的烂木头,这响声打扰了午后的困乏。现在是Ibo岛的午睡时间,令人窒息的热浪把大多数人赶到树荫底下去了,只留下一只山羊在海边散步。三个本地木匠还在埋头工作,修理被风雨侵蚀的船只,亮晶晶的汗珠从赤红的皮肤上渗出来。退到远处的潮汐又一次让附近红树林露出了树根。水中央的树就像踩高跷似的,依靠纤细的脚支撑头重脚轻的翠绿色身体,摇摇晃晃地保持着平衡。更远处,一艘渔船顶着落潮航行,醒目的三角形船帆在称为kusi的南信风的吹拂下一上一下。独桅帆船一直是Ibo岛不可或缺的海上交通工具。当地人从16世纪就开始修理和使用这种船,再利用南信风,阿拉伯商人被带到了远方的桑给巴尔和阿曼,用珍贵的香料换来象牙、琥珀和奴隶。然后葡萄牙人来了,攻下Ibo的一个要塞后,拉开了近500年的殖民统治的历史序幕。“中国人也曾经来过,”Ibo Island Lodge的经理Rob McKenzie说。“村子后面有个中国人的墓地,墓碑上面都是中文字。他们是来把海参带回东方去的。没有人说得清楚他们是什么时候、怎样离开的。”

  如今很多人来到奎林巴斯群岛,为的是它那空空荡荡的沙滩和豪华旅店,为的是在泳池边品尝鸡尾酒和饕餮的海鲜自助餐。但是Ibo也吸引了一些与众不同的游客——他们更加有见识,希望和一个目的地的灵魂进行交流,而不光是把自己放进风光明信片里就可以了。这样的旅行者会乐于忘记时间,在一个仍然和很久以前的历史产生共鸣的地方享受这份感觉。除了Ibo周围的这片海,怕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Ibo Island Lodge有别于Ibo岛上一堆堆破旧的殖民时期建筑,它非常精致,曾经是官员的宅邸,现在经过修缮,恢复了昔日的光彩。6间客房有着四柱大床和冰冷光亮的地板,包围在房间中间的是长满棕榈树的安静的花园,还有几个迷人的泳池。珊瑚砖砌成的厚墙令房间凉爽通风,天花板挑得很高,房间里摆设着典雅的手工家具。我站在房间外面被粉色九重葛环绕的走廊上等Ali Madu,他以前是渔民,现在是个有求必应的导游。步行游览村庄是住在Ibo岛上最主要的休闲项目之一,对于能够深入了解小岛的生活,我满怀期待。

  我们走在积灰的大街上,一路上看见被太阳晒褪色的橘色和粉色的建筑外墙,在睡觉的小狗,没车轮的拖拉机和一群群笑呵呵的学童。“你好,Mzungu(老外)你好,”他们冲我大叫,从布满沙粒的小巷里蹦过来,或者兴高采烈地摆好姿势让我拍照。我们的第一站是葡萄牙人造的三个堡垒的其中一个,用来抵制来自海湾的贸易竞争。Ali用非常溜的英语为我解释,殖民者如何牢牢控制奴隶贸易,为毛里求斯和留尼旺岛上迅速发展的种植园输送劳力。在路口的海关大楼里,文件架无人看管,雨水和微咸的海风穿过破损的百叶窗吹进室内。我随便翻了翻一两叠纸,最早的记录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叶——那时Ibo是整个莫桑比克北部的商贸中心,而莫桑比克是葡萄牙的一个时尚繁荣的殖民据点。这是小岛最辉煌的时期,后来贸易航路发生改变,奴隶制度废除,小岛就开始慢慢没落了。我和Ali回到旅馆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到低处了。红树林再次被淹,独桅帆船在低矮的海堤前轻轻地浮动。我已经饿坏了,旅馆的屋顶餐厅已经在召唤我了。

  Ibo岛上的南非大厨Kevin答应今天晚上好好招待我一番。他拿了两只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螃蟹突然出现。“今天下午刚抓到的,伙计,你觉得自己能行吗?”他咧开嘴笑着说。喝了几杯鸡尾酒,尝过了一道接一道的五星级厨艺的美食——烹饪后的螃蟹是这餐当之无愧的明星,接着该去餐厅露台上放松放松,和其他的住店客人坐在一起喝杯咖啡。潮汐又有了变化,华丽的街灯在矮矮的海堤上投出橙黄的光影,火红的夕阳收走了紫色天空中的最后一丝余晖。我做好了走到远处去看看的准备。万里无云的天空下,木船静静驶向下一个目的——远方海平线上的一条明亮的黄色沙滩。小船的名字是“Vagabundu”,在烈日下晒得褪色的三角帆被椰树藤条做的绳子系住,在暖暖的风中微微飘动。Vagabundu号的横梁和龙骨来自最结实的红树,是在北面的坦桑尼亚手工打造,用了15年,为Ibo Island Lodge服务已有3年。

  Vagabundu号的船长Juma Chande被他的船员亲切地成为Juma爸爸,船员们以前都是渔民。“这些船和以前运奴隶运香料的船相比,设计没有太大变化,”Chande说。“它们的设计工艺体现了对大海的了解,这至今都将生活在大海上的莫桑比克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它们也是带游客游览的简单又特别的方式。只有风平浪静的实惠我们才会用到舷外发动机。”我5点半醒来喝了些咖啡,6点的时候乘上了Vagabundu,要去赶在这个点就开始退去的潮水。我们的目标是海面上突起的一片沙洲,我与导游Causemore要换乘一艘轻巧的皮艇。“今天的风不错,我们就去Arimba,靠近大陆的一个岛,”离岸的时候Causemore开始讲解。“它在大约8公里外,今天顺风,划起来不难,只要花几个小时就可以了。帆船会先开过去,船员会搭好营地等我们。”

  热带的太阳把空气晒得滚烫,所以帆船靠岸后我和Causemore立马上了皮艇。我们划了几下,周围清澈的海水翻出了墨黑的颜色。下方是50米深的海洋,座头鲸和海豚经常在那里觅食玩耍。头上偶尔飞过几只礁鹭,深蓝色的天色映衬着它们光洁雪白的羽毛,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船桨有节奏的起落是打破柔和海浪的唯一声音。渐渐的脑子里都是关于水的冥想,肩膀很快找到划动的感觉之后,我就走神了。我们的船底终于碰到了Arimba的沙滩。Arimba位于一个红树林环抱的广阔的海湾边。船员们还在做扎营工作,所以我和Causemore去临近的村子逛逛。这是一个简单的地方,用珊瑚做的小屋之间,鸡和山羊在扒沙子,形状奇怪的猴面包树帮忙遮住了火辣辣的太阳。

  一阵柔和的风拂过,海边的椰子树窃窃私语起来,旁边的渔民在检查鱼饵,为出海过夜做准备。孩子们在沙滩上嬉笑打闹,炫耀一堆堆的贝壳,爬上有舷外浮桿的独木舟玩。显然外国人在这里还是稀有动物。营地虽然粗糙,但是应有尽有。配备行军床的圆顶帐篷能够让你舒服睡上一觉,每天早上还会为你准备好一碗热水。营地厨房整天都很忙碌,他们会准备新鲜出炉的面包,热腾腾的大虾咖喱,烤王鱼和多汁的椰子。晚餐餐桌摆放在一个大露台下面,帆布帘遮起来的水桶式淋浴正好留出一个头的空隙,可以边洗澡边看风景。我在Arimba的日子被更多悠闲的活动填满了——浮潜欣赏靠海边的珊瑚礁,在海边小径上赏鸟,在翻滚的海浪里游泳,跟每天走在闪闪发光的潮滩上拾海鲜的村民聊天。客人们到了这儿,就会完全过上农民的生活,你会很快适应慢悠悠的节奏,在第一缕阳光中醒来,在大海的低吟和棕榈沙沙的响声中入睡。

  正如Vagabundu号那样,Ibo岛的水上游览设施十分简单巧妙。你能找到唯一的星级标志就在每晚的夜空中,但那正是探险游客喜爱这个独特的水上世界的原因。随着真正的生态旅游在Ibo和整个奎林巴斯群岛生根发芽,许多人都希望,这种乘坐独桅帆船游览小岛的旅游项目可以真正帮助当地岛民过上更好的生活。指南离奎林巴斯群岛的Ibo岛最近的国际机场是Pemba,那里有到约翰内斯堡、南非和肯尼亚内罗毕的航班。南非航空和国泰航空有香港到约翰内斯堡的直达航班,肯尼亚航空开通香港到内罗毕直达航班。奎林巴斯群岛是一个疟疾流行地区——抵达前须服用合适的抗疟疾药物。Ibo Island Lodge有齐全的医疗设备。建议旅行者携带如下物件:驱虫水、有防护鞋底的沙滩鞋、书、望远镜、水下相机、钓鱼工具、手电筒、太阳能充电器、防晒霜、帽子。

http://mtl-co.net/liuniwang/1028.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5-25??【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